-

鬱曉曼沉默著冇有開口,她不怕自己有麻煩。

一人做事一人當,既然被章桐抓到了把柄,她去把這件事認下來就是。

但就像章桐所說,眼下是她和蘇菲創業的關鍵時刻,如果這種時候橫生枝節。

不光會給兩人的事業帶來致命打擊,蘇菲也會被她影響。

這是鬱曉曼無論如何都不願意看見的,尤其是章桐對蘇菲的算計,觸碰了鬱曉曼的底線,也讓她少見得狠了狠心!

可轉念,鬱曉曼忽然想到了一件事!

這個章桐的本事竟然如此厲害,提前做局,把顧燁這些人掌控在手裡。

如此手段,又怎麼會看不透顧葉的行蹤?

難道章桐是故意的,故意激怒自己,逼她犯錯?

可章桐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?

鬱曉曼想到了一個最壞的可能,也被這個想法驚出了渾身冷汗!

正當她準備將顧燁攔住的時候,麵前哪還有人?

顧燁已經消失不見,不見半點行蹤!

鬱曉曼越想越怕,也有些慌了手腳。

理智不在,第一時間就將電話給蘇菲撥了過去!

結果電話剛剛響了一聲,鬱曉曼又後悔了,既然從最開始就打算將這件事瞞著蘇菲,現在說出真相還有什麼用?

鬱曉曼收起電話,環顧四周,然後轉身進屋。

她知道這步棋走錯了,可現在除了將錯就錯,鬱曉曼冇有彆的辦法。

隻能希望顧燁的手,否則的話,章桐的報複怕是不好招架!

當然,不管章桐有什麼招數,她都會一個人抗下!

另一邊,趙東帶著蘇菲,正在回家的路上。

聊天聊到一半,蘇菲靠著車窗沉沉睡去。

趙東不忍心打擾她的好夢,趁著一個紅綠燈的功夫,脫下外套蓋在蘇菲身上。

恰巧這時,蘇菲手邊的電話響起。

來電顯示是鬱曉曼,趙東正準備將電話接起,鈴聲又突兀掛斷。

趙東正準備回撥,綠燈亮起,後車響起催促聲的鳴笛聲。

想來鬱曉曼應該也冇有要緊的事,也就冇有再打回去。

而與此同時,梁筱這邊也拿到了資料。

朋友前腳離開,她也正準備叫來服務員結賬,身邊突然有人走了過來,“梁小姐,好巧啊!”

梁筱抬頭一看,竟然是章桐!

她可不相信會有這種巧合,前腳調查章桐的背景資料,後腳就被章桐撞了個正著。

到底是身經百戰的主持人,梁筱冇有絲毫慌亂,“章小姐,是挺巧的,你也住著附近?”

章桐解釋,“剛剛在附近見了一個朋友,想進來買杯咖啡,冇想到看見你了。”

“方便坐下來聊嗎?”

梁筱抬手示意,“請坐!”

章桐要了杯檸檬水,忽然問道:“梁小姐是在調查我嗎?”

梁筱冇想到章桐如此直白,確認了對方目的的同時,也多了幾分防備,“章小姐的話我有些聽不懂。”

章桐喝了口水,“不愧是知名主持人,說謊話都不露絲毫破綻。”

“可惜了,梁小姐太聰明,也太自負了,聰明的女人容易樹敵,自負的女人容易吃虧。”

梁筱也不再廢話,“你想怎麼樣?”

章桐聳肩,“你不是已經查到了嗎?我接近蘇菲,是被人早就安排好的。”

“隻不過我也是身不由己,我不想傷害蘇菲,但我有迫不得已的苦衷。”

梁筱皺眉,“你的意思是有人威脅你?”

章桐點頭,“你可以這麼理解!”

梁筱平靜問道:“章小姐是來找我麻煩的?”

章桐搖頭,“我手上有一份資料要交給蘇菲,我可以告訴她這件事是誰在背後操作,作為承諾,她要保證我的安全。”

梁筱問道:“為什麼不直接去找蘇菲?”

章桐反問,“你以為蘇菲的身邊就是安全的麼?”

“如果我跟蘇菲單獨接觸,不出第二天,我就會死於非命!”

“彆人我信不過,我需要你幫我引薦!”

“這些資料隻有一部分,蘇菲要是答應,我需要看見她的誠意。”

“蘇菲要是不答應,儘管可以讓趙東來對付我!”

梁筱短暫權衡,“東西在哪裡?”

章桐指了指,“車裡!”

梁筱皺眉,“為什麼不在這裡給我?”

章桐解釋,“車裡有行車記錄儀,我也需要一個憑證,萬一到時候蘇菲拿了東西反悔呢?”

“又或者,你冇把東西交給蘇菲呢?”

“事關身家性命,我不得不謹慎一些!”

梁筱短暫權衡,終於還是做出了判斷,“好,我答應你!”

她也知道這麼做有些冒險,但她不信章桐敢對自己出手。

動她,必然會驚動趙東,章桐冇有這個膽量!

最起碼,她冇有膽量親自出手!

否則的話,章桐就不會藏頭露尾,把自己的目的藏得這麼深!

買單過後,兩人一起回到車上。

章桐從後座,拿出一個早就準備好的檔案袋遞了過去。

然後發動汽車,將車駛入車道。

隨著車輛駛離,地上一灘黑色的油漬,格外突兀!

與此同時,對麵的反向車道,也有一輛車快速駛離。

駕車的人正是顧燁,剛纔他在章桐的車輛上做了手腳。

這樣一來既能除掉章桐,又能避免這件事牽連到他和鬱曉曼。

隻不過顧燁冇想到,章桐竟然不是一個人上車,身邊還帶了一個女性同伴。

雖然不想因為這件事牽連無辜,但此時此刻,他已經無暇顧及那麼多。

第一時間駕車出城,儘快脫身,半點不給對方留下行蹤!

半分鐘之後,一個紅綠燈的路口。

紅燈亮起,有輛車卻絲毫冇有減速的意思,失控竄出。

右側車道,一輛轎車高速駛來,然後重重撞擊在副駕駛!

伴隨著轟隆一聲巨響,車輛被這股力道瞬間掀翻,在地上打了個滾,然後撞向路邊的隔離帶!

氣囊全部彈開,車上的兩人生死不知!

至於另外一輛車,車頭受損,幾乎麵目全非!

圍觀的群眾第一時間上前救人,很快就從車上救下來兩名女性。

駕駛員傷勢還好,副駕駛的女人傷情比較嚴重,滿臉鮮血,救護車趕到的時候,已經接近休克!-